您的位置: 阿勒泰信息网 > 星座

六道共主 223章 灰色空间

发布时间:2019-10-18 11:22:21

六道共主 223章 灰色空间

通道内寂静无声,只有云飞飞掠时的破风声,这条通道似乎永远都没有劲头,飞掠了近半盏茶的时间,依旧没有见到出口,更没有发现一个人影。

“奇怪,他们难道凭空消失了不成?”云飞停了下来,眼珠子一阵的转动,四处打量着。

通道内除了明亮如昼外,并没有其他异常之处,墙壁上并没有什么机关按钮,没有一丝凸起的对方,甚至连一丝杂色都不存在。

走到发光的墙壁前,伸手触动,墙壁坚硬似钢且带有冰凉感,墙壁上也没有什么暗门之类的密道,除了墙壁上光芒的来源让人疑惑外,其他之处根本就没有丝毫的不同。

究竟哪里不对。

站在原地,云飞眉头微皱,这种状况很是不好,他最后一个进来,根本不知道那些人是如何消失,又去了何处。

原本进入古墓中寻找奇珍异宝的心思荡然无存,唯独只有对云蝶,对清风宗弟子的担忧。

仰首而望,通道的壁dǐng漆黑如墨,上面diǎn缀着无数月华的光斑,好似黑幕中的繁星一般,光华璀璨从上垂落而下。

“莫非那里就是光源的出处吗?”

云飞低声自语,这个古墓处处透露着古怪,尤其是壁dǐng上的黑幕,和真的夜幕并没有多大的差别,若是仔细观察的话,尚能看到一朵朵黑云漂浮。

就在云飞琢磨着要不要冲上去一探究竟之际,黑幕上的光斑突然转动了起来,它们旋转着,很快凝聚成一块星云,一道数丈庞大的光柱从上直冲而下,云飞甚至没有来得及躲避,便被其罩了个正着。

瞬息间,云飞的身影从原地凭空消失,连带着那道光柱一起,没有了踪迹,壁dǐng上空星云溃散,又恢复到了原状。

“呜呜呜呜…”

四周漆黑如墨,甚至连感知力都被屏蔽,云飞只能听到两耳生风,目不能视,看不清楚四周的景物。

他恍若置身在一处布满气流的通道中,股股锋锐之力割切着他的肌肤,渗透着进他的毛孔,那种冰冷,那种凌厉,让他都感到心悸。

这种感觉,和清池老人设置的不同,这种气流更像是一种时空乱流,只是眨眼的功夫,云飞的一身青衫变成了碎片,匀称的肌肤上面布满了深浅不一的伤口

最让他担心的是那种侵入体内的寒冷,那是一种比千年寒冰还要寒冷百倍的一种寒气,即便是前世,他也从未听闻过世间居然还有比千年寒冰还要寒冰的东西。

九衍诀早已经施展到了极致,按照清池老人传授的经验,炼化侵入体内的寒气,淬炼肉身。清池老人曾经告诉过云飞,阴阳淬体术不仅可以用天地之间的阴阳二气强化肉身,更可以利用五行之力进一步的提升。

因此,当他察觉到那股冲入体内的寒气能够对他肉身造成破坏的瞬间,他便运转开了九衍诀,炼化淬体,然而,九衍诀虽然强大,但那股寒冷之气却是更为的霸道,不仅冰冻了他的血肉骨骼,还冰冻住了他的经脉和神魂。

剧痛,像潮水一般袭来,殷红色血迹从嘴角溢出,甚是艳丽,乌黑的发丝覆盖上了一层冰棱,小脸上没有一丝血色,苍白如纸。

“怎么…会…这样…”

寒冷像一把无情的刀在切割他的身体,灵魂上传来的剧痛,更像是恶魔伸出的巨手,要将他拉近无尽的黑暗继而吞噬。

他声音颤抖,身体僵硬,只能紧守着识海深处那道灵台,然而,即便如此,那道灵台也似乎到了穷途末路之境,摇摇欲坠,随时都能覆灭。

“坚…坚持…”

云飞紧咬牙关,他坚信这种痛苦很快就会结束,以强大的意志力抵抗着那无穷无尽侵袭而来的寒冷。

不知过了多久,也许是一息,也是一年。

终于,在那道灵台即将熄灭而又未熄灭之际,冥冥中之中传来一股巨力,将他从通道中推了出去,重重的摔到了地面上。

一个巨大的冰茧躺在一处乱石堆中,些许的光芒映照,反射出五彩的华光,看上去美轮美奂,甚是美丽。

“嘶,好冷啊!”

蜷缩在冰棱中的云飞无意识的呢喃,此刻的他还没意识到已经从那条让人感到心悸的通道中走出,识海中的那道灵台不再闪烁不停,稳定了下来。

肌肤一寸寸的龟裂开来,疼痛依旧没有消失,还在不断的破坏着他的肌肤,骨骼与血肉,甚至是那个寸许高的灵魂小人,身上也是布满了裂痕,剧痛无比。

终于,他苏醒了,彻底了有意识,这一次,没有人知道过了多久,也许是一天,也许是一年。

“咔嚓…”

冰茧破碎成万千碎块,露出一位赤身**的少年,他剑眉星目,线条匀称,只是眉宇间那道稚嫩之气并没有消失,云飞恢复了本来的面貌,只不过,身上那一道道纵横交错,宛若蜘蛛般的伤口,在昭示着他先前曾经遭到的磨难。

“好险!”

云飞换上一身干净的青衫,暗自感到侥幸,虽然他疼痛几近深度昏迷,但还是有一些感觉,那股巨力突兀的出现,让他暗自猜测,那是一种因时间不同,而气流流转方向截然相反所致,并不是有人暗中出手帮助于他。

他游目四顾,打量着四周的环境,他所处的地方不仅乱石密布,怪石林立,其中还散落着大小不一的白骨,从其形状上不难看出,有人类的骨骸,也有妖兽的尸骨。

这处环境灰蒙蒙的一片,只有他所在的地方有些的光亮洒下,将他笼罩。

感知力释放而出,查看着周围的环境,这一次,感知力并没有受到阻碍,顺利的覆射到了十五里外的范围,这让他微微有些吃惊。

先前在通道中承受的那种寒冷刺骨的剧痛并没有白费,让他的灵魂得以进一步的强化和提升,感知力也随之提升,这也算是一个不小的收获。

十五里,在七魄境后期,可以説绝无仅有,即便是在远古时代,能够做到这一步的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,而那些人,无一不是名震一方的霸主,巨擘存在。

云飞没有去想这些,他也不关心这些,眼下最为关心的还是要尽快找到云蝶等人,可惜,即便他将感知力无限的伸展,也只有十五里的距离,并没有发现其他的灵修者,更遑论能找到云蝶等人的踪迹。

“莫非,她们被传到了其他的地方吗?”

云飞暗自寻思了一番,立即便明白了过来,与其説这是古墓,不如説是界中界,这就如同她们进入试炼秘境后,又进入这处古墓,每一个地方都像一方小世界,所以,他断定,云蝶等人肯定被古墓中的力量传送到了不同的位置。

尽管他很想尽快找到他们,但现在也只能按捺下心中的躁动,寻找出这里的出口。

这里像是一个山洞,里面是灰蒙蒙的一片,除了那个地方,其他之处仿佛都有一道屏障,将其与外界隔绝。

打定主意,他便不再耽搁时间,抬步向前迈去,而随着他的离开,那道透射在他身上的光芒也随之敛去,整个山洞内都变成了灰色。

灵力运转,走遍周身各大要穴,感知力收敛到只覆盖整个山洞的范围,但强度却是成倍的提升,尽管有灰色浓雾的阻隔,但洞内的一切还是清晰的反映在了他的脑海之中。

“哒哒哒…”

空荡荡的山洞内回响着他的脚步声,显得异常的刺耳,云飞身上的每一块血肉都充满了力量,以备突然的危险。

还好,山洞内并没有出现危险,即便如此,云飞的背后也浸满了汗水,这一路走来,到处所见的都是人类和妖兽的尸骨,这里似乎曾经发生过激战,山洞的墙壁上,刀痕,剑痕清晰可见。

还云飞最为震惊的是一具兽骨,那架骨骸长达百丈有余,高也有数十丈,像一座小山似得,斜卧在山洞的墙壁上,一颗巨大的头颅滚落在一旁。

这只妖兽生前应该也是一位强者,可却被人削去了头颅,那将它斩杀之人的修为,又该何等的逆天。

当云飞走上前,要查探一下那只骸骨属于哪种妖兽时,手掌还未曾触及到骸骨,一阵风吹来,当场便化作了一堆飞灰,被风吹散。

云飞无奈的摇了摇头,继续前行,在他前面是一条死路,那里有一间石室,紧靠墙壁的一端竖立着一座石台,数十只龛内已经空空如也,布满了无数的灰尘,显然,那龛之物早已被人取走。

到这件密室中,前面已经无路,这里像是被人有意堵死了一般,欲要断绝进入此地人的生机。

感知力收敛,探查着石室中每一寸之处,他不相信,这间密室就能堵死他的出路,果然,在他反复的探查下,终于发现了一丝可疑之处。

空洞洞的声音从石台紧挨的墙壁处传来,也就是説,只要破开这面石壁,便能寻找出出口所在,当下,云飞心中一喜,取出先前得到的那柄长剑,灵力灌输其中,提剑便刺。

“轰隆!”

一阵巨响过后,碎石乱飞,尘土飞扬,而墙壁后面的情景立陈眼前……

宜昌治疗盆腔炎方法

赣州治疗月经不调医院

南平治疗盆腔炎费用

宜昌治疗盆腔炎费用

赣州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

宝宝中暑症状
小孩半夜流鼻血
小孩老流鼻血怎么回事
小孩老流鼻血是什么原因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